昨天去一个加拿大朋友S家吃饭,S和我是忘年交,年龄只比我妈妈小几岁但是心态非常年轻,我们也是同一个楼层的同事。S的妈妈已经75岁了,自己每年都从蒙特利尔开车到美国最南边的弗罗里达的度假别墅过冬天和春天(加拿大太冷了),距离有两千七百公里,不间断的开车程要25个小时(她开三天)。她去年刚做过hip replacement手术,但是依然和以前一样的独立,享受退休的生活。
 
 
我爸妈来美国看我的时候,我跟他们说S妈妈的事迹,他们都觉得美国的老年人真是独立,能享受生活。
 
 
昨天吃饭的时候,我说起来我现在又开始喝不带冰的水了,因为我爸妈在我这里的时候又给我灌输了"别着凉,少吃生冷东西"的传统观念。然后又说起来中国的养生传统是一般不喝冰水,除了是夏天。然后S的妈妈说,那也不奇怪,大概是因为中国人一直没有冰块吧。其实我还解释了中国传统养生理论里为什么不推荐喝冰水的逻辑。她这样说我有点无语,我说我们现在有冰箱啊,历史上也很早就有夏天卖冰块的记录。我猜**宋朝甚至唐朝**都有冰块制作工艺了而且也广泛应用了。至少可以肯定明朝,用冰块做冷饮、冰水果夏天来吃是很平常的事。头一个想到的例子,参见明朝万历年间成书的《金瓶梅》。也就是说我们的老祖宗至少在四五百年以前就知道夏天用冰块解暑了,怎么能说中国人传统不喝冰水是因为我们没有冰呢(言下之意,科技落后做不了冰)?我是很耐心的跟老奶奶解释完,这件小话题也就过去了。
 
 
但是我由此又想到中国在西方的形象,普遍来说是不太好的。其实这个老奶奶已经很开明、很愿意了解不同文化、尊重不同文化了(从之前的了解)。其实这就真的说明,最近几百年以来,西方人对中国人和中国的看法还是比较负面的,毕竟清后期他们用大炮打开了我们的国门,用鸦片萎靡了我们的国人,这是西方工业化浪潮和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以后第一次正式直接大规模近距离的了解中国的面貌。只可惜,那个时候我们的面貌是史上最差的!虽然之前的交流都很正面,但是由于serial position effect里面的recency effect,最近一次的交流对现在的认知影响最大。我在巴西的时候跟意大利的朋友聊天,或多或少感受到他们对在意大利的中餐馆的鄙视(不用新鲜的原料,甚至当地还有传闻说中国馆用流浪猫的肉当鸡肉卖),中餐基本上就是便宜、实惠、低级的代名词。现在西方国家的中餐馆的菜单上或者外卖袋子上有时都还能看到那种戴着斗笠留着辫子在水稻田里耕作的中国人形象。
 
 
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老奶奶的说法:“没有喝冰水的习惯是因为科技差没有冰”,引起我两方面的思考。第一个就是上面说的,反映出西方人普遍对中国人和中国传统的潜在的习惯性的“鄙夷”(如果你跟地位很高很有财力的人说话,绝对不会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们吃不起吧?你会自己主动先找到更适合的理由,比如人家就是不喜欢,习惯不一样等等。)和对中国历史的不了解。第二个,就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的普遍的思考方式问题:ethnocentric point of view,就是以自己民族的传统和文化当作中心和标准来看待、评论其他文化,所以老奶奶才会觉得喝水加冰是standard,你不加冰,肯定是因为有什么问题导致你没有形成这个加冰的好习惯(科技落后没有冰)。其实了解、学习其他民族的文化 ,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想法,而这种想法很多时候是无意识的,所以也很难改变。如果站在与对方平等的角度上,听到别人不同的习惯,如果肯定别人的习惯跟我们的习惯平等,只是个不同的传统,那么就会好奇这个不同的传统是怎么形成的,这样才能进一步深入了解对方的文化背景和习俗。如果一开始就是觉得对方的习惯很可笑,很奇怪,那当然就没有进一步了解的好奇心了。
 
 
关于冰水的话题,就先写到这里。其实还有一大篇想说的,关于ethnocentric point of view以及各种 xxx-centrism。虽然他们叫法不同,但是形式都是一样的,危害也都是一样的严重。下次再说吧~
 
 
 
**
写完之后查了一下有关冰的历史记录,没有时间找原始文献,不负责任的copy一下百度百科的词条:
 
“冷饮,大约起源于3000年前的商代,当时的富贵人家已知冬日凿冰贮藏于窖,以备来年盛夏消暑之需。周朝更设有专掌“冰权”的“凌人”。到了春秋末期,冰的用途就更广泛。诸侯喜爱在宴席上饮冰镇米酒。《楚辞·招魂》中有“挫横冻饮,酹清凉些”的记述,赞赏冰镇过的糯米酒,喝起来既醇香又清凉,可见当时冷饮制作的水平相当高。
 
唐代更开始公开出售冰制品,据《唐摭言》载,盛夏蒯地人卖冰于市,过路人热不可耐,人人都想一食为快。却不料卖冰者自以为奇货可居,故意把冰价抬高,结果路人一气之下都忍热走开了,不一会,冰都融化了,蒯地人终于弄巧成拙,赔了本。晚唐时,商人为了招徕生意,更在冰中加糖,吸引顾客。
 
冷饮在宋代发展得很快,而且种类繁多,出现了冷饮专卖店。杨万里诗曰:“帝城六月日停午,市人如炊汗如雨。卖冰一声隔水来,行人未吃心眼开。” 北宋汴京(今开封)的冰店里就有“冰糖冰雪冰元子”出售,当时的冰镇酸梅汤,更是风味独特。南宋临安(今杭州)街上卖的有“雪泡豆儿水”、“雪泡梅花酒”等等,宋刘松年的《茗阅赌市》、宋书家的《半茶图》,还把出售冷饮场面画入画中。元代以后,冷饮有了新的突破,带来了冰淇淋的出现。明清时,不少美味冷饮名品相继出现了,仅《红楼梦》中就有酸梅汤、玫瑰露、木樨露、凉茶及玫瑰卤子汤等记载。
 
冷饮在古时被称为“冰食”。冷食的传统源远流长,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早在《诗经·豳风·七月》中,就有这样的诗句:“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这是当时的奴隶们唱的一首农事诗,二之日、三之日指的是旧时的十二月和正月。翻译过来就是:十二月,把冰凿得通通地响。正月里,把它藏进冰窖。“凌阴”就是藏冰室。藏进冰窖干什么用呢?供贵族们在夏天时享用。
 
造冰–
因当时收藏冰非常不易,所以唐以前,能享用冰的人并不多。当时皇宫举行冷宴,以食冰为主,皇帝即以冰颁赐部下,以示皇恩。隋唐以后,城中开始有卖冰的铺子,但夏天冰的价格仍很高。《云仙杂记》记载:“长安冰雪,至夏日则价等金璧。”至唐代,中国已有人造冰。苏鹗在一本记述唐朝宝应至大中年间即代宗至懿宗十个朝代的笔记《杜阳杂编》中说:“盛夏安镬,用水晶如掌者汲水煮沸,取越瓶盛汤,油帛密封,复煮千沸,急沉涧底,平旦冰结矣,名寒筵冰。”
 
中国人造冰与欧洲人造冰相比,大约早了5个世纪。